我和祖国一起成长

来源:灵川公路管理局  发布日期:2019-06-25 17:09  栏目:文学沙龙   点击数:

我的出生要先从我母亲说起,她家里人多,又排行老幺,小时候便被过继到农村远房亲戚家抚养。20世纪80年代初,生父退休,她被抵职回到了城市,在按劳动记公分、凭粮票油票吃饭的计划经济下,母亲从事着父辈的搬运工种,吃了不少苦,直到29岁大龄才结婚生子,诞下一男婴,那便是我了。刚开始一家三口每月总收入50元左右,日子有些紧巴。我记忆里已不记得还住过泥土混着稻草堆砌,房顶盖着瓦砾的土瓦房了,取代的是父亲单位福利分房,由预制板拼搭而成的新工艺砖瓦楼房,高5层分三个单位,共30户人居住,面积分50平米和70平米。父亲分得一套在4楼的50平米两室一厅的房间,他们当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每周过来看房,周围一星期就搭建起一栋新楼,建造效率之高,让人惊叹。从这时起全家每月收入开始改善,陆续配齐黑白电视机、洗衣机、冰箱等 “奢侈品”后,我也就步入学堂了。

还记得刚上学那会,偷偷拿走家里的一张10元整最大面额钞票,买了根小卖部1毛钱的冰棍,那会儿还不会算数,被找回的一大摞零钱给吓到,恰巧又被踩着单车提前下班的母亲给撞个正着,愈发觉得自己做了天大的不可饶恕的错事被抓现形,母亲撂下一句“回家告诉你爸”便匆匆回家给我做饭去了,事后等待许久的惩罚迟迟没有来,后来得知母亲根本没有告诉父亲,也害我惶恐不安了许久,就这样,没有哪怕一句言语上的责备却依旧成了我童年的阴影,从此再也不敢随便拿钱了。读过几年书,学着课本里的鲁迅在课桌上刻“早”字,爬到学校升旗杆顶上吆喝着大家来看,调皮捣蛋没少被留校、叫家长,母亲来接我时也没少听闲话。那时候女同学爱玩皮筋、踢毽子,男孩子爱打弹珠、滚铁圈。我调皮点,总是被母亲从电游室里抓回家。夏天来了就把凉席往阳台上一架,底下点盘蚊香,坐在席子上抱着西瓜啃,这热天也就过了;冬天用藕煤(也叫蜂窝煤)来烧水,兌到水桶里洗澡,还怕冷就烧盆炭火放旁边,反正厕所的门啊、窗啊的处处漏风,也就不担心煤气中毒问题。

到了90年代,可以购买液化气了,配上煤气灶、热水器,饭菜很快就能上桌,热水也是源源不断,新版人民币也出现百元大钞,家里餐餐能吃着肉。那会儿我最大的乐趣就是打开录音机、放入空白磁带、关上所有的门窗、大气不出的开始录制电视台准点播放的连续剧主题曲,后来有邻居家赶时髦买了台彩色电视机,一到寒暑假,不光我,隔着几栋楼的小朋友都会去他家看电视,什么《西游记》、《新白娘子传奇》就是在那个时期看的,大家每天准时到,一排排坐好,来晚的没小板凳了干脆坐地上,个个看得那是津津有味,家主人也乐意,时不时配点水果零食,现在想起来都很美。电游室已经很少了,网吧孕育而生,如雨后春笋,我家楼下就新开了一家,小卖部仿佛一夜间也悄然退出历史舞台,取代的是各类超市。暑假过后,感觉我从一个顽劣的孩童一下子变成刻苦读书的好少年,清早的上学路上,总能看到老太太们排队守着超市门口,大门一开便鱼贯而入,里面购物不用再指着这里那里的让老板递把手,自己直接能摸、能看、能闻,选好了往购物车里放就成,好像不用给钱一样,感觉有点疯狂。出行虽然还没什么私家车的概念,但也不再只是单车,公交车越来越普及,要想出趟远门,绿皮火车安全便捷,出门在外要是看到哪个人腰里别个Bb机那是很洋气的。印象最深的还是后来我家添置的一台29寸彩色电视机,看97年香港回归实况,感觉祖国开始崛起,那时候估计人人家里基本上也都通有座机电话了吧。

千禧年过后,北京申奥成功、中国加入WTO、神州5号载人航天首发成功、南水北调西气东输、北极科考站建立,在一桩桩令国人振奋的壮举中,我进入了大学生活,学校在建新校区,城市也走上了“三年一小变、五年一大变”的飞速发展期,两车道变四车道再改六车道,危旧房改造,棚户区拆迁。大学四年,用宿舍台式电脑与室友看中国男足踢进世界杯,是热情高涨,手机里传来母亲关于家里准备拆迁的消息。

我和祖国一起成长,从三峡大坝到青藏铁路、从杭州湾跨海大桥到港珠澳跨海大桥,……技术在革新,国力在腾飞,信息在爆炸。而我走出校园,光荣的加入到公路事业的队伍中,协助自然村道路硬化“村村通”项目,参与国省道公路提级改扩建工程,见证中国高速公路网五纵七横大布局。在21世纪互联网时代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快捷支付、共享单车、动车组、地铁站的都市文明,逐渐形成的多个超级城市集群并辐射开若干壹小时经济圈。短短不到40年,生活和出行方式的改变简直无法想象,美好生活正激动着高速的向我们奔来。

我和祖国一起成长,也要和祖国一起壮大,为此我愿努力奋进,去迎接更美好的未来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灵川公路管理局 阎泽恩

公众
帐号
意见
反馈
返回
顶部